我就喜欢优雅的妖孽。咬断跳动的血管,舔舐鲜血,用心跳的力量去献身吧。

突突突的克里斯:

雏菊(三十二)

写在前面的废话:请配合BGM食用。

————————————————————————————————

Karlie按照Taylor的要求赤着身子坐在船舱靠窗的一张小桌子上,屈起一条腿将手臂架在上面,单手托着下巴把身子倚住舱壁望向夜幕里黑漆漆的海面。

“噢,这让我想起了那艘第一次出海就沉没了的巨轮,感觉怪怪的。”Karlie一边嘟囔着一边想扭头看看Taylor。

“别动!”Taylor出声制止了Karlie的小动作,又安慰道:“相信我,我们的运气没有这么差。”

Karlie只好撇撇嘴,继续盯着外面的世界。

Taylor的眼神在她的模特身上四处游走,从冷峻的脸庞到细长的脖颈,再到小巧的乳房,紧致的小腹,最终顺着线条匀称的长腿停留在不盈一握的脚踝。二十一岁的女孩已经褪去了青涩,有着近乎完美的身体比例,Taylor努力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笔尖,希望能把Karlie现在的样子原封不动地画在纸上,刻在心里。

“Tay,如果你再这么看着我,我可不敢保证我不会马上吃掉你。”Karlie的玩笑让Taylor面上一红。

“等会让你吃。”Taylor用几乎连自己都听不清的声音嘀咕了一句,嘴边笑得羞怯又幸福,眼角却有些湿润。铅笔在略微粗糙的纸面上勾勒出女孩柔美的线条,碳棒则负责涂抹或深或浅的光线阴影。画像最终成型的时候,Taylor已经满脸泪水。

“怎么哭了?”听到抽泣声的Karlie顾不上不许动的禁令,从桌上跳下来两三步跨到Taylor身边把她拥在怀里。

“时间太快了。”Taylor用自己的身体紧紧贴住Karlie,呜咽着吻上爱人的锁骨,“我不想离开你。”

“嘿,看着我。”Karlie抬起Taylor的下巴直视那双湿漉漉的眼睛,“我们不是分手,别这么伤心。”

“我知道。”Taylor的声音时断时续,“只是在法国的日子幸福得让我觉得不真实。我害怕离开这里一切就变了。”

“不会的,你得对我,对我们有点信心。”Karlie抓起金发女孩的手放在自己胸口,“瞧,你一直在这里。”

肌肤柔软的触感唤醒了Taylor身体里的欲望,她离开Karlie的怀抱将女孩推到桌旁,趁Karlie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微微屈膝吻上了胸前那朵一直在诱惑她的花蕾。亲吻变成舔舐,又慢慢变成齿间的轻微撕咬,Karlie时重时轻的喘息声从头顶传来,原本只是抚在金发上的手指也渐渐收紧,在Taylor进入Karlie身体的一瞬间,她的唇抵着身下人的颈窝,感受她因为她而疯狂跳动的脉搏。

“Don't forget me.”

“Never.”


两年半后。纽约。

“Wow, Lily,今天穿得这么正式是要去哪儿?是不是Caleb又打算带你去某个宴会了?”Taylor嘴里叼着一支画笔,右手握着另一支正往画布上地涂着什么,脸上还沾了些水粉颜料。高跟鞋的声音把她的视线从画布上引开,抬眼就看到一席长裙拖地的Lily冲她走了过来。

“Tay,今天可是新年夜,纽约爱乐乐团有演出,Caleb在楼下等我呢。”Lily笑得一脸幸福,“你今晚有什么安排?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

“噢,谢谢你的邀请,我还是想把这幅画完成再走,反正我爸妈正不知道在哪座热带小岛度假呢,我一个人回家也没事可做。”Taylor对着画板歪了歪头。“赶紧走吧,纽约的交通状况可不是闹着玩的。”

“啊对,那我先走了!如果你完成了可以给我打电话,我们一起出去happy一下。”

“OK, 玩得开心!”


当纽约爱乐乐团新晋的首席小提琴手出现在舞台上时,晃眼的灯光让Lliy看得不甚真切,但隐约觉得这抹瘦高的影子有些似曾相识。不过好心情的她在音乐响起的一刹那就被吸走了注意力,那个影子到底是何许人也就被她抛到了脑后。

两个多小时的演出结束,观众们还沉浸在乐团带来的美好旋律里意犹未尽,Lily看了眼时间,打算给Taylor打个电话。

“你们的约会怎么样?”Taylor的声音率先传了过来。

“Hey,Tay!我们看完演出了,简直太震撼了,你真该跟我们一起来。”

“哈,你们开心就好。我的画还没完成,看来今晚不能和你们一起了。”

“What a pity!说真的Tay,你应该放松一下,那幅画你已经画了好几个月了吧?”

“唔…一直找不到感觉。”Taylor在电话这头看着板上已经不知道换了几次的画布,苦恼地挠了挠头,“不说啦,我继续奋斗。Happy New Year!”

“Happy New Year!”


这边Lily刚挂了电话,肩上就被人拍了一下。她略微惊讶地回过头,一个身穿浅棕色风衣的年轻女子正拎着一个小皮箱面带微笑地看着她,金色长发随意但却不凌乱地披散在肩上。

“请问,你是Lily Aldridge吧?”

“是的,我是。你是…”Lily仔细端详了一下眼前这个高个子,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张大了嘴,“Karlie?Karlie Kloss?OMG你染了头发我差点没认出来。”

“你还记得我。能在这儿见到你真是太好了。”Karlie笑得温暖,“我刚刚演出完,不小心听见你说到Taylor。”

“噢对Taylor!你有没有告诉她你到美国了?我得给她打个电话…”

Lily刚要举起手机,却被女人轻轻按住了手掌。Karlie嘴角噙着笑微微摇了摇头:“先别跟她说。我想给她个惊喜。所以,能不能告诉我她现在在哪儿?”

Lily转了转眼珠,了然地点点头。“她还在美术馆。”

“好,那我先走一步。拜托,别打电话给她。”

“Karlie.” Lily叫住了冲她摆摆手转身要走的女人,“She has been waiting for you all along.”

“I know, that's why I'm here now.”


曼哈顿中城的拥挤人潮让Karlie不得不提前放弃出租车选择步行,赶到美术馆时已经接近午夜零点,馆内的保安因为Taylor还在的原因并没有关闭办公区的大门。也许是新年的关系,在听到Karlie说明原因后保安小伙只是记下了她的身份信息顺便告诉她Taylor的画室楼层便挥挥手示意她可以进去了。

Taylor的画室不算难找,敞开的玻璃门让女人的背影毫无遮挡地出现在Karlie的视线中。年轻的画家并未察觉到停驻在门口的脚步声,仍然蹙着眉头盯着面前的画板。浅色的画布上从上至下贯穿着不规则的深色色块,看起来像是扭曲的摩天高楼,天空亦是压抑的黑灰色。阴暗杂乱的线条中唯一明亮的是一个红裙女孩的背影,双手捧着一束黄色雏菊背在身后。

当不远处时代广场新年倒计时后的烟火声伴着那首自她回到美国后每晚都在单曲循环的旋律响起时,Taylor甚至不用回头就能感觉到满目阳光,像一个在黑暗里生活久了的人突然重见光明一样,情不自禁地迷了眼。

“我回来了。”

她的Sunshine又一次来到她身边,这一次,大概便是永远了。


Fin.



————————————————————————————————

那个那个,《雏菊》这篇文今天就算告一段落了,谢谢所有看过留言过提过建议的小伙伴们,因为有你们我才能坚持把这篇文码完(深深鞠躬)。因为笔力不足所以很多场景并没能很好地表达出我想要的效果,只能靠大家自己脑补,在此跟各位道个歉。再次感谢你们的支持(再鞠躬)。我们下篇文再见啦,我是说,如果还有下篇文的话...

评论
热度(63)

© Vampir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