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喜欢优雅的妖孽。咬断跳动的血管,舔舐鲜血,用心跳的力量去献身吧。

突突突的克里斯:

雏菊(三十一)

写在前面的废话:请配合BGM食用。

————————————————————————————————

Toni去世的消息是在Taylor毕业那年春天传来的,Garrn先生给Karlie打电话希望她能作为家庭一员来参加Toni的葬礼,Karlie答应了。Taylor因为要准备毕业作品和论文的原因不能一同前往德国,于是嘱咐Karlie替她给Toni献上一朵白玫瑰。

葬礼在Toni的家乡汉堡市一个小小的天主教墓园举行,那天的天气并不像电影里通常描写的那样阴雨绵绵,反而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Karlie和Toni的父母、哥哥并排站在最前排,听神父为Toni念最后的悼词:


“我们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面临与家人、朋友和爱人的分离。或许是死神带走他们,或许是他们主动背井离乡,又或许他们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消失在我们的生活里,这些事情往往脱离我们的控制并让我们痛不欲生,然而我们会任它们的影响慢慢减退,最终接受这苦涩的结果。

直到有一天,我们懂得了如何放弃,如何坚持,又如何珍惜我们所拥有的与她有关的回忆,然后我们终将学会如何说再见。希望她在最好的年华里和你们同在,而这段时光亦将永远随她长眠。”


Karlie觉得今天的阳光格外刺眼,不然她的眼前为何总是模糊一片?

Toni的母亲轻轻推了推棕发女孩,Karlie这才反应过来,Garrn先生似乎在让自己去做最后的演讲。Karlie想了想,拎起了随身带来的小皮箱。

“Toni生前最喜欢的便是肖邦,她曾经说过,如果有一天可以开一场演奏会,她一定会做成肖邦的专场。”Karlie想起Toni当时说话时的表情,嘴角弯了弯,“其实我并没有资格站在这里为她演讲,她为我做了很多而我甚至都没有机会还给她。我们因为音乐结缘,便也由音乐结束吧。”

Karlie打开皮箱取出她的琴架在肩上后,仰头深呼吸了下,缓缓拉动琴弓。

肖邦E大调练习曲作品第十号第三首,离别曲。


“Will you be my partner?”

“和我在一起。”

“我恨你。”

“谢谢你来看我。”

Farewell, Toni Garrn.


六月大概也是个离别的季节,巴黎美院又一批年轻的艺术家从校园毕业,走向各自的艺术人生。然而越是临近这个日子,Taylor心里就越不是滋味。四月份时,原本打算留在法国继续深造的女孩接到了一通来自纽约的电话,纽约现代美术馆向Taylor抛出了橄榄枝邀请其拿到毕业证书后到馆里工作,这份对其他人来说会毫不犹豫答应的offer却让她既开心又纠结,她当然知道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可这也意味着她要和Karlie天各一方了。不得不说,促使Taylor想留在法国的理由一大半是因为Karlie。棕发女孩的家在法国,而她也还有两年才能音乐学院毕业。和Karlie在一起的三年像一场绚烂的梦,Taylor一秒也不想和她分开,她害怕只要她离开这个地方,梦就要结束了。

毕业典礼这天,Taylor一大早便被系主任叫住,希望她能代表油画系毕业生做个演讲,这让Taylor有些措手不及。不过当她站在台上远远望见那个鹤立鸡群的漂亮女孩时,心突然就安定了。

Taylor匆匆结束演讲,挤过兴奋的人群走向她的天使。

“祝贺你,我的女孩。”Karlie把她拉进怀里,在阳光下给了她一个深吻。

Taylor由着Karlie卷起她的舌尖邀她共舞,双臂攀上女孩瘦削的肩膀。“谢谢你来参加我的毕业典礼。”

“我当然不会错过我的女朋友带上学士帽的这一天。”Karlie点了点Taylor的鼻尖,又摆弄了一下她头顶帽上的穗子。

“Kar,我得跟你说件事。” Taylor看着Karlie被光线镀了一层金色毛边的脸颊,决定跟她谈谈。

“Sure。”

“纽约现代美术馆希望我能去那里工作,他们会给我提供一个画室,如果时机成熟,还会帮我举办画展。”

“这听上去太棒了!”

“如果我接受的话,我就必须回到美国,而且可能很快就要动身。”Taylor显然没有Karlie那么兴奋。

Karlie偏头想了一会,对Taylor露出招牌的阳光笑容:“Tay,这是你的梦想,你不能放过它。”

“可是…”没等Taylor反驳,Karlie就捂住了她的唇:“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时间允许的话,我们再来一次公路旅行吧?”


这次她们离开了法国,坐火车前往文艺复兴发源地和中心——意大利,达到亚平宁半岛后她们一路从米兰开车南下,经过都灵、热那亚、佛罗伦萨、圣马力诺、罗马到达那不勒斯,最后再坐船返回摩纳哥。也许是离别在即,Taylor一路上的心情远没有她们第一次旅行时那么兴奋,她常常会看着Karlie的侧脸发呆,不管是在飞驰的汽车里,还是在昏暗的旅馆床上。她会一根根数着棕发女孩长而翘的睫毛,用手指沿着她眉骨的线条从上到下抚至嘴角。

她们在游轮上的最后一夜,Taylor趴在因为筋疲力尽已经有些昏昏欲睡的Karlie身上,冷不丁说道:“让我给你画张像吧。”

“嗯?什么时候?”Karlie的手指无意识地上下抚着Taylor的后腰,眼睛仍然半眯着。

“现在。”Taylor不由分说从Karlie身上爬起来,顺手拉起女孩,“就现在。”



评论
热度(32)
  1. Vampire.N突突突的克里斯 转载了此音乐

© Vampir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