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喜欢优雅的妖孽。咬断跳动的血管,舔舐鲜血,用心跳的力量去献身吧。

雏菊(三十)

突突突的克里斯:

女孩们分别坐在Garrn先生两旁,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慰他,或许语言是此时最无用的东西。惨白的走廊回应着三个人的呼吸声,冰冷而压抑。


Karlie的大脑一片空白。那个坐在钢琴前对她微笑的Toni,那个手指可以在琴键上跳出最灵活舞蹈的Toni,那个直到分手前一秒还爱着她的Toni。渐冻症?上帝这个玩笑是不是开得太过分了?


“我先进去看看她。”Cara率先打破了沉默,站起来扯着衣角掩饰身体的颤抖,“Karlie你先在这等我。我不知道Toni她见到你会是什么反应…”


“我知道。”




等Cara的身影消失在病房门后,Garrn先生偏过头端详着还坐在身边发愣的棕发女孩。“Toni跟我说过你和她的事。”冷不丁地一句话拉回了Karlie的注意力。“当然她并没细说,但我看得出她挺伤心。”


“是我对不起她。”


“你知道关于她…嗯喜欢女孩子这件事,我和她的母亲并不支持。”Garrn先生顿了顿,继续说道:“但她和你在一起那段时间是她笑得最开心的日子。”


“Garrn先生…”


男人摆了摆手,把Karlie想说的话堵在了嘴里。


“医生说她在这世界上的日子最多也就两三年了。我多希望她能笑着离开。”


两个人没再出声。




Cara叫Karlie进去的时候,高个女孩脑子里仍然绕着Toni父亲那句话。两三年,意味着那个现在躺在病床上的女孩要在最灿烂的年岁逝去。Karlie没法强迫自己带动嘴角扯出哪怕一个勉强的微笑,只能像根木头似的站在床脚。


右手手背插着输液的针管,左手臂弯处带着血压测量计,一台插着各种管线的机器立在床边滴滴作响,Toni就这样静静地半靠在床头看着那个她爱过,也许还爱着的女孩。


“这么久没见,不打算跟我打个招呼么?”Toni做了主动的那个人。


“Hey…”单音节一出口,Karlie的眼眶微微有些红。一旁的Cara鼻头也是一酸,扭头扔下一句“你们先聊”就跑了出去。


粗眉毛女孩一出门,两个大高个却又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刚才的交谈了。


“你…”


“我还好,除了有时候会头晕或者说话不清楚。”Toni接下话头笑了笑,却苦得要命。


“怎么发现的?”


“一开始只是觉得很容易累,弹琴的时候手指有时候会不听使唤。如果不是那次偶尔在琴房突然晕倒口齿不清,大概我还没把它当回事。”


“……”Karlie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就这么和床上的女孩对视着。


“好可惜啊,我本来还希望自己能比你先进入交响乐团再跟你炫耀呢,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Toni故作轻松地摇摇头,“你怎么样?”


“我,我很好。”


“那,Taylor呢?”


“…她也很好。”


“嗯,我想睡一下,一会你还会在么?”


“会的,睡吧。”Karlie走到床边帮Toni放平床头,又掖了掖被角。


“谢谢你来看我。”


女孩闭上眼后,Karlie终于放任自己无声地哭了出来。




“Toni睡了。”看了女孩一会后,Karlie推门走出病房,椅子上只有Cara一个人坐着。


“嗯。Garrn先生说去楼外抽根烟。”Cara拍了拍身边的座位,示意Karlie坐过来,“我跟你说件事。”


“怎么了?”


“呃,其实这事本不该我说,只是,Garrn先生觉得实在难以启齿,所以让我转达一下。”


“Garrn先生?”


“嗯,就是,呃…”Cara吞吞吐吐左顾右盼,脸上带着为难又纠结的表情,“Garrn先生希望你能和Toni复合。”


“……”


“你也知道,Toni随时都可能因为呼吸衰竭而去世,Garrn先生只是想让她开心一些。”


“Cara,这不可能。”Karlie严肃起来,脸上带着一种混着痛苦和无助的神色,“我可以理解Garrn先生的心情,我也愿意尽自己的能力让Toni感觉好一些。但让我离开Taylor和Toni在一起,我真的做不到。”


“Kar,你先别激动,Garrn先生也就是这么一提…”Cara看着Karlie的脸色不善也有点慌,正想说点什么的时候看见Garrn先生已经走到Karlie背后,对着Cara摆了摆手让她别出声。


“我已经因为这种情况伤了她一次,我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当初我便不该自欺欺人的答应Toni,这大概是我做过的最后悔的一件事。相信我,我爱Toni,但这感情跟我对Taylor的爱不一样。”Karlie有些苦恼地抱着头,“我现在不能这样做,这样对Toni不公平,对Taylor同样不公平。Toni知道我和Taylor的感情,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我提出要和她交往,你认为她真的会开心么?God,我突然希望她从来没有遇见我...”Karlie一股脑说完,身后突然响起了轻轻的拍手声。


“果然是我女儿喜欢的人,她了解你,你也懂她。”


“Garrn先生?”Karlie被男人的声音吓了一跳,又瞪了Cara一眼,小个子女孩无辜地耸耸肩。


“不瞒你说,我之前跟Toni提过这件事,她的反应跟你一样。”Garrn先生苦笑着摇摇头,“她的原话是‘我需要的是一个完整的Karlie,一个爱着别人的她我不要。’我原本希望你能答应我替我劝劝她,现在看来,是我的不对,我把你们的感情想得太简单了。”


Garrn先生走到Karlie面前,向女孩伸出右手。


“原谅我,好姑娘。”


“您不必如此。”Karlie握住男人有些粗糙的手掌,“归根到底是我犯的错。这件事我没有办法答应您,但如果Toni或您家有什么其他需要,请告诉我。”


“我想,这次你既然来了,就多陪陪她吧。”




一个星期的假期很快过去,在前往柏林中央火车站前,Karlie和Cara最后一次探望了Toni。她们到达医院的时候Toni正准备被推去做磁共振成像检查。三个女孩就匆匆忙忙在走廊上见了一面。


“我们要走了。”Cara站在床头对Toni笑了笑,“下次再来看你。”


Toni有些虚弱的动动嘴角,她微微侧了侧头,对站在Cara身后的Karlie伸出胳膊,Karlie毫不犹豫地上前握住女孩因为生病显得越发纤细的手指。


“见到你很高兴。”Toni的手有些发颤,“这对我来说是个惊喜。”


“那在我下次来之前,好好照顾自己。”Karlie把Toni的手背拉到嘴边亲了一下,“我还想听我错过的那首匈牙利舞曲。”


Toni的笑意浓了些,点点头算是答应了,在Karlie和Cara的注视下,病床被慢慢推离走廊。就在Toni快要消失在走廊拐角的时候,Karlie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丢下Cara跑了过去。她拉住了快要被推进放射室的床尾,Toni的湛蓝眼睛有点疑惑地看着她。


Karlie走到床头弯下腰在Toni耳边说了句什么,又直起身子握了握她的手,Toni的眼睛里覆上一层水汽,嘴角却有一丝如释重负的笑意。


直到Toni被扶上磁共振成像仪,她的脑袋里还回响着Karlie刚才说的那句话。


“I had never ever betrayed you when we were together.”




火车到达巴黎后,Karlie马不停蹄地回到Taylor租住的小公寓,她迫切渴望拥抱自己的女朋友。推开门的时候Taylor正在厨房忙活着,听到Karlie的脚步声头也没回,只是平静地问了一句:“我刚好做了千层面,要不要吃一点?”


Karlie从身后抱住Taylor,把头架在她的肩膀,脸则埋进了女孩的颈窝,用几乎要把Taylor拦腰抱起的力量圈住了她。


生命如此脆弱,说什么我都不会放手。


“我好想你。”


——————————————————————————————


不出意外的话,大概快要结文了。

评论
热度(42)
  1. Vampire.N突突突的克里斯 转载了此文字

© Vampir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