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喜欢优雅的妖孽。咬断跳动的血管,舔舐鲜血,用心跳的力量去献身吧。

雏菊(二十三)

突突突的克里斯:

“唔…头好痛…脖子也痛…”Taylor嘟囔着醒了过来,眯缝着眼抬手揉了揉有些僵硬的后颈,昨天自己似乎是趴在沙发上睡着了。


不过这沙发怎么有点硌得慌?Taylor撑起半个身子转了转头,原本半睁的眼睛在看清楚“沙发”的样子后瞪得像一对玻璃弹珠。


Kar…Karlie?!她居然枕着Karlie睡了一夜?!还是几乎半裸的Karlie?!


Taylor不知道该用中了彩票还是闯了大祸来形容现在的心情,说实话她对昨晚回到家发生的事情有些记不清了,大约是打翻了什么东西然后两个人都摔倒了。


喔那壶热水!


Taylor急忙看向Karlie的左肩,昨天醉醺醺的她没能好好帮Karlie冰敷,那一片烫伤现在有点加重的趋势,中间已经起了几个水泡。Taylor狠狠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喝酒真是太特么误事了!


金发女孩从地上爬起来,揉了揉发麻的双腿。昨晚拿出来的那袋冰块已经化成了地上的一摊水,Taylor顾不上清理,从冰箱里又拿出冰格扣了几块,依然用毛巾包好,回到沙发前继续着不知道还管不管用的冰敷。




Karlie睡得并不踏实,刺痛让她一整晚都是时睡时醒的状态,只是因为怕吵醒Taylor所以她一直保持着趴卧的姿势。好不容易凌晨时候找到了睡意,这阵冰凉的触感又叫醒了她。


“嘶…呼…”Karlie哼唧着动了动肩膀,Taylor连忙收回了拿着毛巾的手。


“Kar…我吵醒你了么?对不起,我昨天就那么睡着了。”Taylor咬着嘴唇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你的伤看起来不太好,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Karlie歪过头,看见Taylor一脸愧疚的恢复了昨晚的坐姿,坐姿?噢昨天晚上!Karlie想起了Taylor嘴唇滑过后背的感觉,一丝可疑的红晕爬上脸颊。


“Karlie?你怎么了?”Taylor奇怪地看着Karlie的反应,该不会因为一晚上都这么裸着着凉了吧?


“你对昨天晚上…还记得些什么?”


“嗯?”


“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你还有印象么?”


“唔,大概就是你带我回家,想烧水却被我打翻了,然后我去找药和冰块,然后就…”Taylor努力在脑子里搜索昨天的记忆,在脑海里闪过自己情不自禁吻上Karlie脊背的画面后,Taylor的大脑停止了运转。“噢…”


“看来你还记得。”


“Karlie,听我说,我不是故意的...”Taylor以为Karlie要对她发火,有些心急,“对不起,我知道我不该做那么出格的事,我一定是喝酒把脑子喝坏了…”


Karlie想抬手捂住那双喋喋不休的红唇,奈何抬起胳膊的动作扯到了伤处,疼得她只好又垂下手臂。Taylor不再说话,垂着眼睑不敢再看一眼趴着的女孩。


“那你昨晚说的那些话,你还记得么?”


“…记得。”


“那些都是真的?”


Taylor终于把头抬了起来,带着不能更认真的神色。


“我不会再骗你。”


“我知道了。”Karlie有些吃力地从沙发上爬起来,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转了转僵硬的脖颈,同样认真地盯着依然坐在地上的女孩,“我得先回去了。”


Taylor机械地点点头,她这一晚上已经把Karlie折腾得够呛了,没有什么理由再让她留下。


“我帮你穿上衣服。”


从Taylor家里出来时天还没亮,Karlie呼吸了一口带着寒意的空气,Taylor的一字一句一举一动在她脑子里循环播放。高个女孩跨上车子骑向家的方向。




Karlie将老爷车停在自家店前锁好,想掏出钥匙开门时发现门似乎并没有锁上。这么早应该不会有别人来,屋里某张桌子边似乎有一个模糊的黑影,难道是招了贼?Karlie心里一阵忐忑,顺手抄起屋外的木椅,轻轻推开了木门。


“啪”屋里的灯泡开关被Karlie一下打开,女孩随后举起了手里的椅子,“什么人!”


“Toni?你怎么在这?”看清黑影的模样时,Karlie先是松了一口气,又觉得奇怪。


“你昨晚去哪了?”Toni的语气像极了屋外的寒气。“我在这等了你一整晚。”


Karlie心里一沉,昨天那一顿折腾她也忘了给家里人和Toni打个电话,也难怪Toni会生气。


“抱歉我忘了告诉你,Taylor喝醉了我送她回了家。”


“你一晚都在Taylor那?”Toni的眸子暗了暗。


“嗯,她醉得厉害。”Karlie低头看了看脚尖,“Toni,有些话我得跟你谈谈,Taylor跟我恢复联系是...”


“你们…你们是不是,睡在一起了?”Toni没理会Karlie的后半句话,只是觉得自己快要站不住了。她扶着椅背定了定神,迫切的需要一个答复。


“算是吧…”Karlie想了想Taylor和她的状态,那种情况说睡在一起也不算错,却没想到Toni理解的是另外一个意思。


“Karlie Kloss你这个混蛋!”Toni没想到自己一整夜等来的是这样一个答案,抬手就给了棕发女孩一个耳光。


Karlie被打得有点懵,愣愣地看着面前这个眼里满是泪水的女孩。她说错什么了?


“你心里一直有她我知道,我一直以为只要我足够努力总有一天会赢得你的心。没想到Taylor动动手指就能让你跑到她身边,你忘了她是怎么对你的吗!你居然,居然还和她…”Toni有些泣不成声,“你怎么能像她对你那样对我?你明知道这有多痛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


Karlie总算明白了Toni的意思,她大概是误会Taylor和自己的关系了,然而Toni说得并非没有道理。她心里确实有另一个人,如果继续下去,她没法保证不会像当初Taylor那样。Toni为了和她在一起已经足够委屈,有几个人可以允许自己的爱人心里有别人呢?她尝过那苦,所以更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在Toni身上。


“是的,Toni,我是个混蛋。”Karlie没有一句解释,就这么平静地看着女孩哭成泪人,甚至都没有伸手抱抱她。“我不值得你这样。”


“没错,你不值得。”Toni抬手抹去眼泪,蓝色眸子里除了痛苦还多了些愤恨,“我恨你。”


“离开我吧。”


Toni没再说一句话,撞了一下Karlie后夺门而出。


Karlie被这股力量撞得有些摇晃,背部恰好顶在了木头柜台上,昨晚烫伤的那一片锥心的疼了起来,她咬着牙没有出声。和Toni感受的那股疼痛相比,这些都微不足道吧。


木门砸上的声音像是砸在Karlie心上,她终于还是狠狠伤了爱她的那个女孩。如果恨自己能让Toni忘了自己,就让这个误会一直保持下去吧。


——————————————————————————————


Po主接受站初恋组的你们寄刀片,不过请不要开刃(ಥ_ಥ)

评论
热度(39)
  1. Vampire.N突突突的克里斯 转载了此文字

© Vampir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