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喜欢优雅的妖孽。咬断跳动的血管,舔舐鲜血,用心跳的力量去献身吧。

Future Starts Slow(六)—终

突突突的克里斯:

身体一侧传来的酸麻感叫醒了Shaw,她迷迷糊糊地伸出左手摸索着,在摸到不属于自己的卷发时诧异地睁开眼,又在看到始作俑者时彻底醒了过来。


Root在她身旁睡着,呼吸轻浅。黑客的整个身子像婴儿一样蜷曲,右臂搭在前特工的腰部,把整个上半身的重量压在Shaw的胸口,棕色卷发胡乱散在好看的肩颈,遮住了Root无辜的睡颜。阳光透过卧室半掩的窗帘洒在房间正中的双人床,也洒在了Root裸露的脊背,橙色的光线模糊了Root的线条,整个人有一种毛茸茸的温暖触感。Shaw借着清晨的阳光一点点扫过Root皮肤上留下的伤痕,伤口愈合后长出的浅白嫩肉不规则地出现在Root的肩背胸腹。黑客受过的伤一点也不比前特工少,其中有些对于她本就瘦弱的身体来说相当严重,比如多次中枪的手臂,两次中枪的肩膀,还有耳后那道最让Shaw愤怒的伤口。想起这些让Shaw没来由地一阵难受,虽然Root有几次受伤也拜自己所赐,可她就是没法忍受除她之外的其他人伤害她一分一毫。就像Root对她说的一样。


她们昨晚做了一整晚爱,酸痛的腰肢和手臂诉说着那些愉悦的疯狂。Shaw的性爱经历并不匮乏,很多时候没有感情反而更能享受纯粹的肉体欢愉,没有两情相悦只有一拍即合。通常前特工会是在性爱过程中占据主导地位的那个,当然,情事结束后也是主动离开的那个,没有留恋,没有解释。但这一次不一样,Shaw的视线定在了自己自发圈住Root肩头的右手。这个发现在Shaw的胸口狠狠捶了一拳,让她有些喘不过气。这一次Shaw不但没有离开,反而纵容Root分享自己的床铺,而她居然心安理得地抱着这个女人。


Root和之前Shaw所有的一夜情对象不同,不管是调戏时弯起的嘴角,亲吻时柔软的唇舌,还是对视时闪烁的瞳孔。前特工见过Root冷酷专业的一面,她很会耍枪,偏执起来让人害怕,智商高得几乎可以把所有人玩弄于股掌之间。可在面对自己时这个疯狂的女人总是无限温柔,像是可以满足自己提出的所有要求。而Shaw从未被如此对待过。


Shaw的视线在身旁女人身上来回逡巡,她试图理解在看着这个女人的时候胸腔里翻腾的灼热浪潮到底说明着什么,这感觉不属于情欲,当然也不是愤怒,这感觉新鲜而美好。


“Hey sweetie,看到什么喜欢的了?”不同于往日甜美的嗓音,黑客小姐的声线有些沙哑,但语气是愉悦的。


这个狡猾的女人。Shaw有点难堪,偷窥被抓包的样子可不是太好。她还在被心里涨满的奇怪感情困惑着,张了张嘴,却没能发出声音。


Root察觉到Shaw的反常,扬起脸正对上Shaw不解的眼神和紧绷的下颌。Root的手指悄悄抚上Shaw的脸颊,安抚似的摩挲着。


“怎么了?”


“……”


“Sameen…”


吐出的气息尚未成形,就被前特工突如其来的亲吻打散在空气里。Root的嘴唇还有些肿,留着Shaw啃咬的痕迹,Shaw细细描画黑客唇瓣上细小的纹路,没有舌与舌的纠缠,也没有窒息的压迫,只是这么安静地摩擦着对方的嘴唇。Shaw搞不懂自己的行为,此时的她没有一丝肉体的欲望,只是单纯想感受怀里那个女人的存在,用她现在能想到的最好的方式。


Root深棕色的瞳仁在Shaw靠近后一动未动地凝视着眼前带着迷茫和不安的人,本以为会被卷入狂风暴雨,却在嘴唇相接后走进了一片温柔的春风。黑客小姐没有想到锤子一样简单粗暴的前特工有一天也能做出手术刀一样细腻的举动,诧异又欣喜地翘起了嘴角。


Shaw慢慢停下动作向后挪动,别扭地转过头不再看向怀里的棕发女人。她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有些不好意思。


“Sameen,看着我。”Root软糯的语气里带着点不容置疑的坚定,双手扶着两侧把Shaw的脸扭正面对自己。“你在害怕什么?”


“我不是在害怕。”Shaw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那你这是…”


“Root。”Shaw唤出自己名字的方式让Root不禁颤抖了一下,她爱死了Shaw低沉的嗓音。黑客安静下来,等待前特工的下文。


 


“你知道的,我从未和任何人保持过固定关系。恋爱什么的太麻烦了。”


我知道。


“我不记得那些麻烦的节日,也不会送礼物。”


我知道。


“我不喜欢在逛街,也不喜欢去公园。”


我知道。


“我喜欢枪支和牛排胜过一切。”


我知道。


“我只喜欢黑色。”


我知道。


“和我在一起。”


我…什么?


 


Root的脑袋停止了思考。她缩回手在自己的胳膊上狠狠掐了一下,尖锐的痛感通过神经传到大脑,证明自己并不是在做梦。可是Shaw刚刚说要在一起?和自己?


“Sameen…你是说真的?”她不确定地问道,心脏在胸腔里跳得厉害,Root觉得Shaw一定能听见这声音。


“别让我说第二遍,我知道你听到了。”Shaw拧起眉头抓过Root,把她拖进另一个吻中,急躁但不粗暴。


被蹭到脸上的温热吸引了Shaw的注意,她小心翼翼舔走一滴滑过嘴角的液体,舌尖上留下了咸涩的味道。见鬼的,这个女人又哭了?


Shaw诧异地拉开距离,想要看看这个女人一大早又是哪里出了毛病。蒙着水汽的双眼盛满快要将Shaw溺死的专注,那汪池子里是Shaw从未见过的动容,哪怕是在昨晚情到深处时,Root也没有把这么多的感情毫不掩饰地放在眼里。


“Sameen…”黑客湿润的舌尖打着颤加上鼻音吐出这个音节,眼泪仍然不受控制地涌出眼眶。Root说不清从什么开始对眼前的黑发女人动了心,在明知道她是个二轴人格障碍的前提下,义无返顾地跳进了名叫Sameen Shaw的陷阱。她不是没有怀疑过,如果Shaw一直没有回应,自己是否能厚着脸皮一直黏在她身边。也好几次徘徊在放弃的边缘,因为Shaw的不解风情,因为Shaw的冷嘲热讽,也因为Shaw的口是心非。可自己爱的,不也是这样的她么。


感谢上帝她坚持了下来,今天,她得到了最好的礼物。


她的Sameen。


Shaw一向不善于处理感情问题,而且这问题还是因自己而起。她无奈地用食指指节顶住眉心,叹出一口气后,强迫自己看向棕发女人的眼睛。


“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如果是的话,额,原谅我。”别扭的语气,别扭的表情,“或者,如果你不愿意和我在一起,我也可以…”


微凉的手掌覆上一张一合的嘴唇,阻断了恼人的声音。


“不许反悔。”


 


Shaw没再出声,只是伸出舌头慢慢舔着Root的手心,直到棕发女人忍不住痒痒的触感缩回手掌,得到自由的双唇自觉地找到另一双嫩红,纠缠在一起。


正在前特工想要更进一步的时候,Root伸出双手推了推身前人的肩膀,轻轻分开了两人的身体。Shaw的喉头发出一声不满的呜咽,这个女人今天是怎么回事,三番两次打断自己。不耐烦的小火苗在小个子的身躯里烧了起来。


“Honey,你不记得你昨晚要了我多少回了么?我几乎要被你榨干了。还是我真的这么性感让你一刻都把持不住?”Root恢复调戏的语气,对着Shaw的嘴唇故意舔弄了一下。


切,自我感觉良好的疯子。


昨晚确实玩得有些过火,酸痛的手臂说明自己现在显然也不在状态,Shaw在心里默默想着。虽然不爽,Shaw还是放开了Root,她自顾自地翻身到一旁,把脸埋在枕头里不让黑客看到自己脸上略显失望的表情。


耳边传来的轻笑声有些恼人,Shaw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回到睡眠状态。她无视了Root凑过来留在脸颊的轻吻,在感觉到一边床铺因为重量消失而微微颤动时也未加理会。前特工用耳朵捕捉着屋里人的行动,床尾,衣柜,浴室。脚步停了下来。


“你确定不要和我一起么?Girrrrlfriend~”


Shaw睁开眼看向正倚着浴室门框,脸上带着天使微笑和魔鬼魅惑,未着寸缕的Root,心脏停跳了一拍。


“别得意,我是担心你笨手笨脚在浴室里摔跤。”前特工一边嘴硬一边跳下床,走向她的,女朋友。


 


纽约清晨的阳光给这间小屋里的陈设穿上一层温暖的外套,而属于屋里两个人的未来正慢慢展开。


 


FIN


——————————————————————————————————


 


终于把这一篇文结束了,头一次写多篇幅的小中篇,文笔有限词汇有限,有很多地方总觉得没能表达出自己所想,只能尽力把自己想要呈现的效果写出来。最后结束得有些快,如果在正剧里,锤锤肯定不会这么容易承认自己的内心,只是我私心想让大锤主动一次,痴汉根太辛苦了…

最后,谢谢一直在看这篇文并提出宝贵意见的迷妹们,有你们的支持我有动力写到这。鞠躬。

 

评论
热度(217)
  1. Aurapporo突突突的克里斯 转载了此文字
  2. 羽咲绫乃突突突的克里斯 转载了此文字
  3. Ri突突突的克里斯 转载了此文字

© Vampire.N | Powered by LOFTER